您當前位置:首頁>>海外之聲

美媒:“法輪功”邪教豢養反華勢力散布“活摘”謠言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Ryan McCarthy 蘇娟(編譯)   2019-10-14

  【核心提示】2019年6月,以憑誣陷前南斯拉夫領導人米洛舍維奇犯有種族滅絕罪而成名的英國律師杰弗里?尼斯(Geoffrey Nice)為頭目,非法成立的“中國仲裁庭”,宣稱中國“活摘”了“法輪功”人員器官。9月30日,美國作家兼活動人士瑞安·麥卡錫(Ryan McCarthy)在獨立媒體“灰色地帶”網站(thegrayzone.com)撰文,針對西方主流媒體跟風報道“中國仲裁庭”的所謂調查報告,逐步剖析了“中國仲裁庭”等三家“法輪功”外圍組織及其組成人員,以及喬高、麥塔斯、葛特曼等“法輪功”說客之間的密切關系,得出結論指出,這些組織和個人之間均與“法輪功”邪教(甚至其他邪教)存在豢養關系,他們排斥公正媒體和醫學界人士的專業調查,互相偽證,“法輪功”邪教才是這些散布“器官采摘”謠言組織和說客的幕后黑手。 

  最近不少企業媒體(譯注:corporate media,指那些以資本主義規則運作的新聞組織,其目的就是為投資者、股東和廣告商謀取最大利益)跟風報道中國“器官采摘”時,沒有認識到自己的信源來自與極右翼“法輪功”邪教有關聯的外圍組織。“法輪功”邪教的信徒們相信,“特朗普是天上派來摧毀共產黨的”。

  最近,西方企業媒體紛紛宣稱,中國政府正在“采摘”少數民族和政治反對派人士的器官。然而,“灰色地帶”調查發現,此類指控源自極右翼反對派“法輪功”邪教的外圍組織。

  “法輪功”信徒經常身穿黃色馬甲,在人來人往的市中心進行有組織的氣功表演。“法輪功”經營著一個可與亞歷克斯·瓊斯(譯注:Alex Jones,美國臭名昭著的“陰謀論”者)的“信息戰”網相提并論、超級保守、頑固親唐納德·特朗普的媒體網絡。

  據該極端教派組織的一名前信徒稱,“法輪功”認為,世界末日的審判日即將到來,“上天派遣特朗普來摧毀(中國)共產黨。”

  一個不起眼的極右翼邪教組織所散布的嚴重政治化謠言何以成為頭條新聞,要弄明白這點,就必須對這個通過它精心安排的外圍組織散布的故事來追根溯源。

  2019年6月,總部位于倫敦的一家名為“中國仲裁庭”的組織,發布報告稱,中國政府一直在系統地處死和摘取“法輪功”信徒的器官,而“法輪功”則是在海外反華骨干力量。

  “中國仲裁庭”自稱是“一個調查從中國良心犯身上強制采摘器官的獨立法庭”,大多數西方記者對此信以為真。

  該報告發布前后,“中國仲裁庭”得到了各種主流媒體的零星報道,其中包括《華爾街日報》、《福布斯》和《衛報》。9月,“中國仲裁庭”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遞交提案后,報道覆蓋范圍大大擴大,相關主要媒體機構包括《獨立報》和路透社。

  所有這些報道的共同點是:它假定“中國仲裁庭”確實是“獨立的”。“中國仲裁庭”在其網站上稱,它是由“終止中共移植濫用國際聯盟”(ETAC)發起的。該聯盟屬于非營利組織,總部位于澳大利亞,在英國、美國、加拿大、新西蘭和澳大利亞設有所在國委員會。

  那么,ETAC究竟屬于什么東東?

  在ETAC的網站上,可以找到一個“管理”頁面,其中包含了一份人員列表,除了這些人的姓名、照片和在組織中的職位以外,沒有其他任何信息。行政總監兼聯合創始人是蘇西·休斯(Susie Hughes),新西蘭總管是瑪格·麥克維卡(Margo MacVicar),英國對外總管是麗貝卡·詹姆斯(Rebecca James)。

  這些人來自何處,又是什么讓他們走到一起?網站上沒有簡歷介紹,不過如以這些名字為線索,很快就能發現,他們之間除了因ETAC而存在聯系外,還有另一個聯系是:大紀元時報。

 

臉譜網上價值150萬美元的親特朗普廣告,就出自“法輪功”的宣傳喉舌大紀元時報,原文配圖

 

  一個邪教組織運營的極右翼反華宣傳網絡 

  大紀元時報的口號是“真理與傳統”,它的另一自我營銷身份是一家保守的、親特朗普的媒體機構。

  不過,今年8月份,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新聞頻道曝出大料,揭露大紀元時報是反對派“法輪功”邪教的旗下媒體部門。該報道詳細介紹了“法輪功”組織的怪異運作,展示了大紀元時報是如何在美國右翼媒體界獲取自己的位置。

 

 

2019年8月,在調查報告刊登后,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記者扎德羅茲尼和柯林斯接受MSNBC采訪,討論“法輪功”投入巨額資金支持美國現總統內幕

  NBC新聞頻道發現,“法輪功”的這家網站,短短六個月之內,就在臉譜網投放了約1.1萬個親特朗普廣告,花費超過150萬美元,“比特朗普競選活動本身之外的任何組織都要多,而且比大多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競選活動花費還要多”。

  盡管NBC記者布蘭迪·扎德羅茲尼(Brandy Zadrozny)和本·柯林斯(Ben Collins)謹慎地將“法輪功”稱為“精神(修煉)社區”,但他們筆下的“法輪功”的行為表現,與現行的“邪教”定義極為吻合。(好吧,扎德羅茲尼、柯林斯,你們可以這樣說——跟我念:“‘法輪功’是一個邪教。”這樣說現在是不是感覺更直抒胸臆一點?)

  稍看一下“法輪功”發表在其網站上的官方標志,人們就會注意到,它很像古老的“萬字符”。“法輪功”在網頁上對懷疑者保證:“有人說:‘這個符號看起來像是希特勒的東西。’讓我來告訴你們,該符號本身并不包含任何社會階級概念。”

  那么,是什么讓ETAC的管理人員與“法輪功”契合在一起呢?蘇西·休斯出現在多篇大紀元時報文章的照片提供者名單之中(她的名字似乎被擦掉了,相關照片目前僅歸大紀元所有,不過作者在撰寫本文時,仍能從谷歌搜索中發現她的名字)。瑪格·麥克維卡撰寫過不少吹捧“法輪功”神韻藝術團的文章。麗貝卡·貝基·詹姆斯曾在布里斯托爾市舉辦的“法輪功”藝術展上現身,并參加了它的素酒招待會。

  ETAC英國發起人安迪·穆迪(Andy Moody),據大紀元時報稱他是其同門媒體機構新唐人電視臺的記者。(相關加拿大人士已經注意到,該邪教的宣傳網絡從加國官方得到價值數百萬美元的不成比例分配的資金。)

  ETAC的英國宣傳協調員維克托麗婭·萊德威奇(Victoria Ledwidge)的名字,則出現在大紀元時報的另一篇文章中。文中的她,向來到倫敦的神韻演出人員表示歡迎,當然也不忘稱贊其“驚人”的表演。

  所以,只要稍看一下ETAC管理人員名單,就不難發現,ETAC顯然是“法輪功”的外圍組織。

  ETAC和“中國仲裁庭”均未透露這些聯系,但這根本不需要勇敢的調查記者費力深挖發現。那么,如此一般難度的調查工作做起來如探囊取物,但對于像《衛報》的歐文·鮑科特(Owen Bowcott)這樣甘作ETAC傳聲筒的記者,卻像海底撈針?

  事實上,“法輪功”自身正在北美大城市中積極散布這種“采摘器官”謠言。“灰色地帶”的本·諾頓(Ben Norton)看到一些該邪教的活躍分子站在多倫多市中心,身旁是一個巨大的橫幅,上面寫著“制止中國強制活摘器官”。

  他們向路人散發小冊子,宣稱“中共政權正在屠殺無辜者”(并配以繪畫為據),同時宣講修煉“法輪功”的“巨大健康益處”。

  顯然,這個極右翼邪教組織正利用這些謠言來傳教和招募新的支持者。

  大城市的“法輪功”活躍分子站在這些標志旁,分發這些瘋狂的小冊子。真是荒謬的宣傳行動。 

  主流“新聞工作者”對此視而不見,真的可憐。https://t.co/ENVTmSClSJ 

  ——Ben Norton(@BenjaminNorton)2019年9月26日 

  “研究”受邪教組織監督,真正的醫生卻成為旁觀者 

  關于“中國仲裁庭”的報告本身,很明顯,盡管報告的作者們聲稱“與ETAC保持距離,以確保其獨立性”,但他們仍然嚴重依賴ETAC為其提供的信息。

  其引言在將ETAC描述為是一個“律師、醫學專業人員及其他人士的非營利聯盟”后指出:“ETAC的主要興趣所在,是關注從事冥想練習和追求‘真善忍’,但從1999年起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定性為‘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邪教’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痛苦。”

  中國將“法輪功”臉譜化的這種做法很難得到批評者們認同,這點可以理解。但是,只要仔細閱讀一下“法輪功”自己的出版物,就很容易對其真實面目做出公正評價。例如,“法輪功”稱,現代科學是外星人發明的,是外星人接管人類計劃的一部分。又如,女權主義、環保主義和同性戀是撒旦要把我們變成共產主義者計劃的一部分。再如,種族通婚切斷了我們與眾神的聯系。

  對于“法輪功”所宣揚的“真善忍”永恒價值,本文不對它的確切含義進行探討,留給讀者判斷這一教義是否與實際運作相對應。

  該報告的摘要繼續指出:“首次聽證會上的證據,系由ETAC提交,并在第一次和第二次證據聽證會后得以進一步充實。”如此說來,盡管報告的作者們聲稱自己在構建調查之時保持獨立和有區別于ETAC,但他們也承認自己是靠ETAC提供的證據開始調查的。

  隨后,隨著多位對“法輪功”的器官采摘一說提出質疑的醫生被點名,進一步證實了報告作者們對ETAC的依賴。提出質疑的這些醫生,被打入“替中華人民共和國說話醫生名單”。

  該報告是這樣說的:

  “仲裁庭邀請了部分醫生參加訴訟程序,他們的參與可能會大大有助于本仲裁庭的工作,但他們均拒絕接受邀請。此外,盡管每位醫生的確為澳大利亞一政府委員會的最新報告做出了自己的貢獻,但經過ETAC審查,發現這些貢獻并沒有提供確鑿的證據來支持他們的觀點,并且他們的方法論和移植外科界經歷可能引發批評。”

  換而言之,“中國仲裁庭”認為,不需要考慮這些醫生們的證詞,因為ETAC對證詞進行了審查,并認定其系偽造。

  科學雜志《自然》在撰寫有關“中國仲裁庭”報告的文章時,與其中一位醫生弗朗西斯·德爾莫尼克(譯注:Francis Delmonico,國際器官移植協會前主席、哈佛大學麻省總醫院器官移植教授)取得聯系——《自然》雜志的文章雖然罕見地表達了不同意見,但態度仍是十分勉強。

  針對“中國仲裁庭”引用的一篇研究論文(該論文由著名的中立機構“紀念共產主義受害者基金會”研究員馬修·羅賓遜撰寫,出版者為社會科學開放平臺SocArXiv),《自然》雜志專門請德爾莫尼科對此發表看法:

  “不過,波士頓的馬薩諸塞州總醫院外科醫生弗朗西斯·德爾莫尼科說,盡管有證據表明過去曾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他對此表示譴責——但SocArXiv的證據無法讓人信服,因為這并非直接證據。德爾莫尼科是世界衛生組織下屬的人體器官和組織的捐贈和移植工作組主席,盡管他以個人身份對《自然》發表了這番評論,不過十多年來一直支持中國進行器官捐獻改革。

  替反伊邪教和反華邪教打雙份工的說客 

  首次宣稱中國政府大規模殺害“法輪功”囚犯以摘取他們器官的,并非出自“中國仲裁庭”的報告。“中國仲裁庭”的報告,嚴重依賴早前的報告,即最初于2006年發布“喬高-麥塔斯報告”,該報告后來多次更新,標題為《血腥的活摘》。

  這份早前的報告,接受的是“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的委托。與ETAC遮遮掩掩不同的是,CIPFG明確聲明自己歸屬“法輪功”。

  深挖該報告的兩名合著者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的背景后,會發現更多有意思的聯系。

  大衛·麥塔斯是加拿大右翼親以色列游說團體“加拿大猶太人維權組織”(B'nai Brith Canada)的高級法律顧問,該組織把對(以色列)占領巴勒斯坦的批評,均抹黑為反猶太主義行為。麥塔斯還是加拿大政府現已解散的“人權與民主委員會”的成員,并借此替伊朗反對派邪教組織“伊朗人民圣戰組織”(Mojahedin-e Khalq,簡稱MEK)游說,以便將該組織從加拿大和美國的恐怖組織名單中撤下,并最終成功。

  “人權與民主委員會”主席奧雷爾·布勞恩(Aurel Braun),也是MEK的堅定擁護者,他一心想要該邪教組織取代伊朗現政府。“人權和民主委員會”最終瓦解,部分原因是布勞恩和麥塔斯以所謂與真主黨和哈馬斯發生接觸為理由,聯手對另一位委員進行無情攻擊。

  MEK出現于上世紀六十年代的伊朗,它推行什葉派伊斯蘭教,并支持1979年革命,直到伊朗毛拉們開始反對它。MEK領導層隨后逃往歐洲,并從那里發動了一系列恐怖爆炸。他們同時還在伊拉克獲取立足,并得到了薩達姆·侯賽因的支持,替薩達姆屠殺庫爾德人,甚至與薩達姆的部隊一道對抗自己的祖國伊朗。

  MEK逢人便夸自己是伊朗反對派和現政府最佳民主替代品,盡管他們的邪教表現曾受到廣泛(批評)報道,但那些企圖在伊朗尋求政權更迭的政客和智庫卻對其欣然接受。

 

替“法輪功”邪教散布所謂“活摘”謠言的三位推手:大衛·喬高(左)、大衛·麥塔斯(中)和伊桑·葛特曼(右)

 

  一些記者已注意到“法輪功”的陰暗面 

  今年3月,賈·托倫蒂諾(Jia Tolentino)在《紐約客》上發表了她對神韻演出的印象。就像前面提到的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新聞頻道有關大紀元時報的報道一樣,托倫蒂諾的文章顯示,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注意到,“法輪功”身上存在眾多反常之處。

  神韻自稱是中國真正文化的最后堡壘,從“巴洛克式和超現實主義”的神韻宣傳中,托倫蒂諾開始認識到“法輪功”組織其他一些非常令人困擾的方面,例如他們抵制新聞界的探究,騷擾批評者。

  托倫蒂諾還提到一篇2017年刊登在《華盛頓郵報》上西蒙·丹尼爾(Simon Denyer)所做的調查報道,盡管這篇文章完全不屬于親中作品,但它對喬高-麥塔斯器官采摘報告中的說法提出了嚴重懷疑。

  丹尼爾可能是美國主流媒體中惟一能對中國器官采摘進行獨立調查并嚴重質疑“法輪功”相關說辭的記者。自然,葛特曼被迫在ETAC網站上對丹尼爾的報道進行回應——可以想象,自從斗膽發表那篇文章以后,丹尼爾收到了各種各樣的電子郵件和電話(騷擾)。

  對于大多數西方企業媒體而言,《血腥的活摘》式恐怖故事令人發指得無法去認真核查,尤其是在中國日益強大之時。

  原文網址:https://thegrayzone.com/2019/09/30/reports-china-organ-harvesting-cult-falun-gong/ 

【責任編輯:獅子座】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中福在线开乐彩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