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國學經典

與《詩經》有關的那些美好記憶

來源:工人日報   作者:唐寶民   2019-09-27
  我自少年時代開始閱讀《詩經》,那些美好的詩句,給我帶來了終身難忘的藝術啟蒙,也留下了諸多美好的記憶。以后的歲月中,我又反復閱讀《詩經》,每次重讀,都能勾起一些難忘的記憶。

  少年時代曾看過一部瓊瑤的電視連續劇《在水一方》,劇中的那首插曲非常好聽,詞也寫得極美:“綠草蒼蒼,白霧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后來讀了《詩經》,才知道這首歌詞是瓊瑤從《詩經》中改編過來的,原詩選自《詩經》中的《秦風·蒹葭》,原詩是:“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當時,雖然把這首詩背得很熟了,但卻并不知道蒹葭為何物,也沒有去思考這個問題。

  直到多年以后,我到一所林業院校讀書,在《植物學》課本上,看到了這樣一行字:蘆葦,多年水生或濕生的高大禾草,又名蒹葭……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我背了多年的蒹葭,就是小時候天天能看到的蘆葦啊!故鄉有很多蘆葦蕩,我們常常用蘆葦的管兒做成葦笛,吹奏出一曲曲好聽的樂曲。每當秋天到來的時候,蘆花就變成了白色,成片成片地隨風起舞,成為起起伏伏的波浪。掐一枝蘆花拿在手中,放在嘴邊輕輕一吹,花絮便飄散開來,像煙花一樣形成了瞬間的燦爛。如今,我遠在異地他鄉定居,這里也有成片的蘆葦蕩,每當秋風起、蘆花白的時候,我便會想起故鄉的蘆葦蕩。

  生命中曾有過許多流浪的歲月。還記得最初的那次流浪,是在暮春時節離開家鄉的,那一天,楊柳依依、春風輕柔,我提著簡單的行李,站在村口的小橋旁,回望那個生活了十多年的小山村,心中驀然涌起一縷傷感和惆悵。以后的歲月中,便是在不斷的漂泊中度過的,大漠孤煙的雄渾,長河落日的悲壯;江南不斷的春雨,塞外烈烈的長風……流浪的日子是累人的,但我的生命卻是充實的,因為在流浪的過程中,我學到了許多許多。年關歲尾的時候,我非常想家,便買了一張回程車票,匆匆踏上了回家的旅程。到家的時候,正是一個大雪紛飛的日子,我是在黃昏時分走到村口的,望了一眼雪花中的小山村,回想起春天離開時的情形,以及這一年來經歷的風雨艱難。想起了《詩經》中的那句詩:“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兩顆淚,默默地流了出來,滴在了故鄉的雪地上!

  直到年齡很大時,我才收獲了自己的愛情和婚姻。我對愛情的理解是唯美的,認為真正的愛情,應該似雪潔白、如水清澈,不以任何雜質含混其中,所以一直不愿意湊合。最愛馮唐的那一句詩:“春風十里不如你。”在遇見她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今生今世,無論有多少坎坷和磨難,我們都要相伴著一起走下去了!結婚的那天晚上,我和她站在窗前,欣賞著月光下的朦朧景色。我對她說:“你知道此刻,我最想送你什么嗎?”“什么?”她問。“是一句詩,少年時代就常常背誦的一句詩。”“是句什么詩?”她又問。我抓起她的雙手,我們深情地凝視著,我輕輕地吟誦給她聽:“死生契闊,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那一刻,我們都有了一種想哭的沖動。

  感謝《詩經》的陪伴,等我老了、白發蒼蒼,回憶起生命中這些最初的美麗,依然還會感動!就讓這些美麗的詩句,把往事留在記憶中吧,讓它們成為蒼蒼的蒹葭,永不老去!(唐寶民)


【責任編輯:自然】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中福在线开乐彩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