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國學經典

由漢字發現人生之美

來源:正北方網-北方新報   作者:李娜   2019-09-26

  前不久,得到了一套《說文解字》,幾經研讀后,發現它真的是一本充滿學問的書。


  它從“一”開始說起:惟初太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萬物。萬物形成之始,道建立了一,爾后才分解成天與地,演化成萬事萬物。甲骨文、金文、小篆、楷書中,“一”字全部都是一橫的形象,它可作一件事,可作最小的整數,可作序數的第一位,可作副詞和語氣助詞。一個小小的“一”竟有如此多的意義。“三”是天、地、人之道,“五”是金木水火土,“才”是一棵剛剛發芽的小草,“本”是草木的莖干,“不”是一只高飛的鳥,“未”是樹木重疊的枝葉……


  “示”,天垂象,見吉兇,所以示人也。古文中,“示”字上面一橫代表天,造分天地萬物之原,下有三垂筆,為日、月、星三道光。一個字,有世間萬物,有浩瀚宇宙,照亮了追趕光明的人,照亮了混沌的人類,照亮了深邃的思想,含義何其深刻。再看“示”字的甲骨文造型,是兩塊用石頭搭起的簡單祭臺,意為古人祭祀祖先與神鬼時所使用的祭臺,后來延伸成為神靈的象征。由“示”開始,產生了天神、地祗、神殿、社神、祥福、祐助,繼而產生了古老的信仰、自然的崇拜、天地萬物美好的情愫,產生了廣闊無邊的精神世界。由“示”字出發,引出了古人祭祀的方式,祭祀的地點,祭祀的人,祭品、祝禱,以及人們對神祇祖先的態度。我循著“示”字溯游,貼著大地行走,摸著每一個字的脈絡,去感受漢字由天地萬物演化而來的奧秘。


  雙瞳四目的倉頡在造字時完全遵從自然之勢,從背上刻有奇異花紋的大龜而發現了天地的秘密,他上看奎星環曲的分布,下看龜背紋理、鳥獸蟲魚的痕跡、山川河流的脈絡、草木器具的形狀,創造出了二十八個字,從此“石破天驚,字引人類,終止結繩,天降谷雨,鬼哭龍藏。”這二十八個字包含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包含無數中華仁人志士所追求的大同世界,是倉頡的心中所想,亦是中華民族的良心所在。沒有上古祖先的上下求索,哪有如今的文明世界。


  《說文解字》中,草本從長在田里的禾“苗”字開始,講香草白芷“芝”,剝皮后的麻稈“蒸”,講象形字中以一朵花的形狀出現的字“花”,黑色的殼斗包裹著的柞櫟子實“草”,講雜草叢生的土地“蕪”,草木初生冒出土地的“茁”。“葦”是長大了的“葭”,“芯”是燈芯草莖中的髓,“獲”是一只被手抓住的鳥,“莽”是在草中追逐兔獸的狗……


  從這些形象生動的漢字中,我讀懂了“一叢深色花,十戶中人賦”,也讀懂了“寢興日已寒,白露生庭蕪”,讀出了“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的暢快,“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中的閑適自在。這些漢字,都是有情義有溫度的,我能夠摸得到它們的心跳和脈搏,也能體會得到它們的喜怒和哀樂。一棵草從種子開始,孕于冬,長于春,發芽、拔節、長葉、開花、結果、衰落,不慌不忙地占盡春光、度過夏雨、收納秋風、安享冬雪,吸收天地之精華,又給養世間其他生靈,怎能不說是人之本物之華呢?如此讀來,《說文解字》中的漢字全都有藥香氣,它們醫好了愚昧和無知,醫好了混沌和蒙昧,從《說文解字》中看人生,看世界,才知道自己的渺小與平凡,才知道在認知之外,還有許多無法觸及的美好。


  若一個孩子在認字后從《說文解字》讀起,從男、女、花、草、日、月、天、地讀起,從天地的演變、萬物的起源、人心的法則、風光的境界、日月的光華讀起,那他該是一個多么幸福的孩子,借由讀書認字的過程,一點點揭開這世界的神秘面紗,揭開人人都該懂得的處世的法度。而后他才明白,人是天地間最可貴的生命,是“七尺之骸,手足之異,戴發含齒,倚而趣者”,也是用語言進行思維和交際的生命。最后,他才會熱愛生命,熱愛自然,也熱愛自己本身這條鮮活的生命,更熱愛與自己不同的,旁的其他生命。(文/李  娜)




【責任編輯:自然】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中福在线开乐彩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