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國學經典

王建《新嫁娘》賞析

來源:正北方網-北方新報   作者:李淑章   2019-09-25


  王建

  三日入廚下,

  洗手作羹湯。

  未諳姑食性,

  先遣小姑嘗。

 

  一.作者簡介

  王建(768年~835年):唐朝詩人,字仲初,生于潁川(今河南許昌)。曾考中進士,做過秘書丞、光州刺史等職。他的詩詞很有特色,與張籍齊名。


  二.部分詞語注釋:

  1.諳:諳,熟悉。

  2.姑:這里指婆婆。

  3.遣:派,也可理解為“讓”的意思。

  4.小姑:丈夫的妹妹。


  三.欣賞這首詩。

  這首詩是王建所寫《新嫁娘》3首中的第三首。為了讀者多了解一些信息,這里就順便略微說說第一首與第二首。


  第一首是:“鄰家人未識,床上坐堆堆。郎來傍門戶,滿口索錢財。”意思是說,結婚第一天,夫家的鄰居們就擠在新房之中,新娘羞澀地端坐在一層一層的被褥上。等到新郎要進來時,他們就堵在門口,向新郎索要錢財:不給你就別想進來。第二首是:“錦幛兩邊橫,遮掩侍娘行。遣郎鋪簟(diàn)席,相并拜親情。”意思是說,結婚第二天,伴娘之類的人在兩邊用彩色的幛幔遮掩著新嫁娘慢慢前行,而新郎則要鋪好竹席,兩個人一同拜見父母與其他長輩。


  我們要講的這首詩是寫新嫁娘第三天第一次下廚做飯時的情景。你看,這個新嫁娘多么聰明:為了適合婆婆的口味,先讓小姑子嘗嘗。詩人寫這首詩自有其特定的寓意,而不同的讀者也自有“見仁見智”之體會,所以,不必評說誰是誰非。


  1.朱慶余的《閨意上張水部》與王建的《新嫁娘》。

  朱慶余寫過一首《閨意上張水部》(又名《近試上張水部》)的詩,其詩曰:“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


  據說,此詩是朱慶余參加進士考試前夕所作。唐代士子在考試之前,往往要把自己的詩呈給名人指點,而朱慶余請教的名人便是張籍。“張水部”就是指張籍,因為他曾擔任水部員外郎之職務,故稱“張水部”。朱慶余生卒年代不詳,但此詩是呈給張籍的,而張籍所生活的年代,幾乎與王建相同。所以,王建的《新嫁娘》比之朱慶余之詩,可能在前。


  王建寫的是新嫁娘第三天的事,而朱慶余寫的卻是婚后第二天的事。第二天是第一次見公婆,新嫁娘在意的首先是自己的裝束與打扮能否能使公婆滿意,所以,要請教“夫婿”;而第三天則要下廚房給全家人做飯了,那就得先討好婆婆,只要婆婆滿意了,即使公公有點意見也問題不大,所以,新嫁娘先要了解了解婆婆的口味。


  這兩位詩人都寫了新嫁娘的詩,都寫得非常好,真有異曲同工之妙!可惜,就現在我能搜集到的資料而言,還不能肯定王、朱所寫的這兩首詩哪首在前哪首在后,更不知他們是否讀過對方的詩。如果王建的詩在前,而且朱慶余又讀過王建的詩,那么,朱慶余是不是避開寫新嫁娘第三天的事,有意寫第二天新嫁娘拜公婆前的生動細節呢?倘若真的如此,那我就更佩服朱慶余想象的奇特,更佩服其構思與用語之巧妙了。因為王建所寫《新嫁娘》第二首,無論在內容上還是在藝術上,都不能與朱慶余的《閨意上張水部》相比。由于我們現在講的是王建的詩,所以,對朱慶余詩的評論,就只寫這幾句。


  2.試講講這首《新嫁娘》的寫作藝術。

  (1)明白如話,有濃濃的親切感。

  全詩共4句,不必說唐代人,就是現代人讀起來,不作任何解釋,這首詩在寫什么,也一目了然。當然,其中“姑食性”的“姑”需要說一下。至于“羹”(帶有濃汁的肉)即使不講,讀者看到“羹湯”二字,也會馬上想到那是指飯菜。這就夠了。其實,“羹湯”二字,就是用借代的手法,指新嫁娘所做的飯菜。我曾把這首詩念給年長的老婆婆聽過,當他們知道“諳”與“姑”的意思后,就笑著對我說:“這是誰寫的?真好!我們做媳婦的時候就是這樣。只是我們沒這個新嫁娘聰明罷了。啊呀,舊社會:3年的媳婦才熬成婆呀!”你看,通俗不?親切不?


  (2)煉字,以之寫景傳情。

  王建的這首詩沒有直接寫景,更無直接抒情的句子。但,聰明的詩人卻以“煉字”的藝術,做到了有情有景,情景交融。這里只分析“遣”字之妙用,其余,如“洗”字“嘗”字之藝術效果,就請讀者自己體會與想象了。


  遣,是派的意思;這是表示上級或長輩使喚下級或晚輩所用之詞,而王建卻偏偏讓新嫁娘從口中說出這個詞。這是為什么?我想,他用“遣”字是動了腦筋的,絕不是因為考慮到這里該用仄聲字,因為“請”與“使”也都是仄聲字;而且用上“請”或“使”,似乎更符合新嫁娘的身份。我想,詩人在這里偷偷告訴聰明的讀者一個小秘密:這個新嫁娘與“小姑”之間是有特殊關系的,用今天時髦的話來說,那倆是閨蜜呀!


  如果不信也不勉強你,但你能不能想到婚后第二天,新嫁娘拜公婆時,就見到了小姑子呢?如果你想到了,那么,你猜猜,聰明的新嫁娘對小姑子會怎么樣呢?所以,這個“遣”字包含了多么豐富美好的情與景呀!一個“遣”字給讀者講了許多生動有趣的故事呢。


  (3)以簡潔的語言縮寫當時社會的某種風俗,有意無意地給讀者以某種啟示。

  這首詩只有寥寥20個字,表面上只寫了新嫁娘婚后第三天下廚房做飯的小事,但卻為我們勾勒或揭示了當時社會的婚俗。如果聯系《新嫁娘》第一首與第二首所寫,詩人簡直是一位學者型的向導,領著我們身臨唐代社會,不僅參加了某一家兩天的婚禮,而且還被邀請去品嘗婚后第三天新嫁娘做的飯菜呢。


  聯系現代,我們得知,唐代結婚頭一天是不拜公婆的,而現在的頭一天則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唐代婚后第三天,新嫁娘是必須下廚房做飯,去伺候全家老小的,而現在恐怕是倒過來:婆婆不僅要早早起來下廚房,而且還得事先向兒子打聽新嫁娘的口味呢。


  詩人寫詩時,也許并不考慮讀者會感受到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寫《新嫁娘》總有其種意圖,決不只是為了寫寫新嫁娘婚后3天的經過而已。當然,他不會想到現代社會的巨大變化。我想,倘若詩人突然“一覺醒來”,看到今天的結婚儀式,他會怎樣呢?他會再寫一首《新嫁娘》嗎?


  若問:“你寫這篇文章有何考慮?”我的回答是:“是有考慮的,但說不清楚。”若再問:“讀到你的文章的讀者會有怎樣的反應呢?”我的回答是:“讀者自己知道,但他們說出來的未必是心里所想的。”


  3.朱慶余的《閨意上張水部》,其寓意應是向張籍請教考試成功的秘訣,而王建的這首詩的寓意難道也與考試有關系嗎?抑或是他以新嫁娘擔心婆婆不好伺候,來影射做官之難嗎?我不能回答自己。(文/李淑章)




【責任編輯:自然】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中福在线开乐彩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