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草原文藝

一葉知秋

來源:正北方網-北方新報   作者:宮佳   2019-10-11


  當樹葉上的第一片黃葉飄然而落的時候,那是秋風掃過的第一抹痕跡。


  一葉知秋,對于秋風而言,飄落是一種優美的姿態,與落葉一起載歌載舞,是很具感染性的。樹枝上的葉片漸漸地都發了黃,金黃色是金秋的情調。一片落葉歸根,緊挨著的黃葉也向往著新的旅程,那飛落的姿態沒有絲毫傷秋的情緒,反而有回歸故土的熱切。一片落葉是一個秋天的音符,片片落葉情,就是一曲秋天的贊歌。


  你看,玉米地里的玉米稈已經褪去了青蔥,細長的黃葉隨著秋風在訴說著豐收的喜悅。玉米寶寶早就歸了倉。高高垛起的玉米是辛勞的農民的驕傲。“汗滴禾下土”的辛苦都在顆粒飽滿里有了回報。那些勞作的細枝末節在豐收的喜悅里成了回味。


  秋天是一個收獲總結的季節,豐盈背后的休養蘊藏著莫大的希望。如同葉落歸根,不是生的破滅,而是把希望深深地蘊藏著,以待來年的勃發。


  蘆葦黃了,蘆花白了,那是對秋天的獎賞。河邊的蘆葦素來默默無聞,它們在春天的時候悄悄地冒出嫩嫩的尖尖,夏天的時候瘋狂地拔高,秋天的蘆葦是最美麗,挺拔地擎著雪一樣的蘆花是它們的宣言。


  蘆葦從來不是高貴的,它們沒有竹子的氣質,它們野性十足,那些不起眼的河灘,卻生長著成片的蘆葦,那一望無際的蘆葦浩蕩成汪洋。它們能屈能伸,這是蘆葦的特質。


  大風吹過,蘆花,順風而動,隨風而逝,只是為了尋找新的家園,這段旅程沒有別離的傷感,蘆葦稈只是彎了彎腰,向蘆花作簡單的告別。蘆花是蘆葦的精華部分,蘆葦畢生的心血,在一枚成熟的蘆花里凝聚成素白的渴望,新生在秋風里一再被傳唱。


  彎腰也是一種智慧,彎腰體現了蘆葦的柔韌,折而不斷,不至于傷筋動骨。秋風過,腰身依然挺拔,拿捏有度地與秋風共處,也是蘆葦能笑傲秋天的秘訣。


  不必在溫室里培育,不必修修剪剪,在野地,蘆葦自顧自地綿延。那些生存的野趣不必招搖,所有的風光在蘆花綻放的秋天,耐人尋味。


  于是,有些人開始關注蘆花,在蘆葦蕩采幾束蘆花,放進小竹編里,蘆花也算是登入大雅之堂,你看,蓬松著的蘆花盡情地舒展著秋天放飛的舞姿,給人以無限遐想。那些不起眼,在斗室里生輝,被忽略的美也由此大放異彩。


  人到中年猶如入秋。臉上斑駁的皺紋,刻著歷經世事的滄桑。可是,那些滄桑如同秋天的風霜,錘煉的是人生的碩果累累。鬢發間的第一根白頭發,令人心生一葉知秋的感慨。可有什么關系呢?落葉飛過,留下的是一抹金黃。金黃的秋,燦燦的種子足以令人生走向透亮,成熟,那是金黃色的積淀,無與倫比。(文/宮  佳)




【責任編輯:自然】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中福在线开乐彩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