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案例追蹤

追夢“成仙”破滅自我

來源:北疆風韻   作者:劉亦燭   2019-04-24

  她叫劉紅,今年51歲。曾經擁有一個美滿,幸福的三口之家。上世紀90年代中期,“法輪功”邪教像瘟疫一樣蔓延神州大地,她曾經癡迷于“法輪功”而不能自撥。為了功德“圓滿”,她刻意疏遠親友、孩子和丈夫,最終與丈夫離婚。為了“圓滿”、“上層次”,她先后兩次進北京“護法”。終日期盼著能早日“飛升”帶上全家人去享受“天國”的榮華高貴。劉紅這一路走來極度辛苦,驀然回首,原來一切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她說現在回想起那段鬼迷心竅、人神不分、心力交瘁的日子,至今還心有余悸。

  劉紅從小就特別喜愛與神話有關故事,總是覺得故事中的仙女們好漂亮!好漂亮!打心眼里羨慕她們。每天入睡的時候,總是想在夢中變成仙女的模樣。劉紅長大以后,就讀包鋼技校后分配到包鋼給水廠工作,于1991年結婚一年后生下一子,生活的忙碌一度沖淡了兒時的夢想。一直到1994年后劉紅業余閑暇時間才逐漸增多,恰巧又遇上當時的“氣功熱”,她內心的躁動開始泛起,兒時的夢想涌上心頭。于是就迷上了氣功,什么香功、中功、太極氣功等,都先后練過,但都始終覺得這些功法都不能給她想要的“神仙夢想”。

  1995年夏天的星期天,天氣格外的好,劉紅和平常一樣來到昆區八一公園晨練氣功。這時她無意間看到七八個人坐在小廣場的水泥地上雙腿盤起,閉上眼睛,靜靜休坐。她很是好奇,看了一會兒,索性也坐在地上學著他們的樣子把眼睛閉上練起了功,等到音樂播放完大家的眼晴一起睜開。這時劉紅向坐在旁邊的一位大姐詢問這是什么功,她告訴劉紅這是“法輪功”,咱們的師父可厲害了……并遞給她一本《轉法輪》,說先借給她回家看看,要是想練的話每天早晨和下午來公園找我們,一般情況下我們都在。劉紅當時心想有那么多人都練這種功,肯定不會錯。其時,她根本不明白,當時李洪志要求練習者集體練功,實際上也是在制造這種虛張聲勢的群體氛圍,其目的就是為了形成群體壓力,使那些猶疑不定的人產生從眾心理,導致旁觀者或被游說者誤入歧途。

  回家后,劉紅在較短的時間看完了一遍《轉法輪》就有些被吸引住了。她內心感覺到如果按照李洪志的說法,人是來自美好的天國世界,只是起了執著的心后一層一層往下掉,掉到地球這個宇宙的垃圾站來,而人最終還要回到天國世界去。但是,回去的途徑只有能通過“修練”這種形式、也只能通過“修練”這種形式,(即只有通過修練“法輪功),最終才能達到返本歸真的終極目的。啊!原來只要專心修練“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就可以讓修煉者成仙成佛,這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夢里尋它千百度”“得來全不費工夫”。

  自那以后,劉紅心里暗下決心:只要能反復去讀《轉法輪》,讀得越多越好,學得越深越好,要能夠背下來更好。并按照《轉法輪》中講的去做,按照師父李洪志講的去做,自己就一定能夠力求精進修成佛。當然劉紅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接下來的幾年里她基本上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轉法輪》,ー年365天,操持家務、伺候丈夫、教導兒子、探親訪友已經被她拋在腦后,電視不看,報紙不讀,其他旅游休閑、打牌娛樂更是從不參與,更可怕的是感冒生病也不吃藥了,說是師父在考驗她,讓她“消業”。從一個賢妻良母徹底變成了李洪志的精進弟子。

  1997年,為了方便練功、學法,劉紅讓丈夫和兒子搬到了大屋,自己一個人在小屋專心學習,還經常和丈夫說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和孩子,都是為了咱們這個家,到時候我修煉“圓滿”咱們一家人到天國上過幸福的生活。丈夫聽到這些每次都火冒三丈,跟劉紅大吵大鬧,嚇的兒子時常大哭。但是劉紅從來不聽家人的勸告除工作以外的時間基本上都用在了學法、練功上。她早上到練功點練完功馬上擠上公司的班車,每次都選擇最后一排角落的座位抓緊利用途中一個小時的時間來學法,看《轉法輪》的時候,不管車子怎么擺動,同事們怎么喧嘩,她從不受影響。在單位中午吃完飯馬上回休息室看《轉法輪》或練功,下午下班后又抓緊時間到食堂吃飯,然后抓緊時間上車選擇后排位置看書,車子到目的地下車又馬上到練功點練功然后才回家,有幾個同事經常取笑她練功走火人魔將來一定會出事,可劉紅卻只是對她們微微一笑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回家后,洗涮完畢還要再練功學習二小時才睡覺。生活的模式就這樣固定在家里、練功點、單位這三點一線,年復一年,周而復始。劉紅的思想、精神已完全被李洪志所操控。由于當時自己的心完全深陷在《轉法輪》中,雖身處鬧市區,車來人往,都市生活燈火輝煌,而這一切好似一絲一毫都不屬于她。她的各種社會交往,甚至同家人、朋友的交往越來越少。漸漸地,與父母、兄弟姊妹的關系也變得緊張起來。丈夫看她形同陌人,難以忍受,1998年底向她提出了離婚。當時,劉紅不加任何思索就同意辦了離婚手續,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變得支離破碎。

  1999年國家宣布依法取縮“法輪功”時,劉紅依然我行我素,因為她一心想成仙成佛,仍堅持修練,堅信按李洪志所講的去做就能“圓滿”。于是章衛紅在199910月下旬與其他“法輪功”人員一起坐上去北京的火車去“護法”,最后被當地派出所的公安人員接回,經過教育,劉紅表面答應不再鬧事并與法輪功組織決裂,組織上安排她照常上班。其實,劉紅當時仍不死心,隨后,她主動辭去了工作,于199912月獨自坐上了開往北京的火車去“護法”由于她在北京期間有違法行為,終被勞教一年半。在女子勞教所,經過幫教干部的耐心幫教和親情感化,劉紅實現了思想上的徹底轉化。擺脫了練習“法輪功”一個痛苦的過程。夢然回首,一切原來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如今,劉紅不得不承認,世間的人都是從娘胎里生出來的,都是父母所養,都是有血有肉的凡人,都是吃五谷、生百病的,理所當然李洪志也是人,不是神,不可能有什么神功,修練“法輪大法”更成不了神、變不了仙,只能讓你在李洪志精心編制的歪理邪說精神控制下不能自拔,在“法輪功”邪教泥潭內越陷越深,成為一個又一個“法輪功”邪教的犧牲品。劉紅“成仙”的夢破滅了,但她最終卻找回了真實的自己!

【責任編輯:獅子座】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中福在线开乐彩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