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案例追蹤

“法輪功”毀掉了她的幸福人生

來源:北疆風韻   作者:劉亦燭   2019-04-23

  她叫吳英英,今年27歲,家住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昆都侖區,就讀于包頭市鋼鐵工業技校,畢業后分配到了包鋼。家里最疼愛她的父親因為長期勞累導致肝硬化晚期已于2008年去世,媽媽于娟從她2歲時就開始練習“法輪功”,到2005年因追求“圓滿”而精神失常。如今,這個家只剩下母女兩人相依為命,看到她柔弱的身體,一雙無助的眼神讓人動容,讓人心酸落淚。如果不是因為當年母親練習“法輪功”,一再的追求“圓滿”,吳英英現在應該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時常回家娘家還能吃上父母做好的可口飯菜,一家人其樂融融,可這一切對她來說現在卻只能是一種奢望,失去親人的痛苦和未來生活的艱辛卻落在了她一個人身上,這一切都源于“法輪功”毀掉了她一生的幸福。

  1997年,那時吳英英才4歲,爸爸媽媽在街里開了一家小飯館,生意比較紅火。那時吳英英的生活無憂無慮,更是爸媽的掌上明珠。吳英英從小喜歡跳舞,而且很有天賦,媽媽每天一大早都會給她梳個馬尾辮,頭上還扎上漂亮的紅綢繩,漂亮極了,小朋友都喜歡和她玩。每逢周末,即使媽媽很忙,也要帶她到區少年官參加舞蹈培訓班,上完課后還陪她逛公園,在媽媽眼里,吳英英長大以后就是一個舞蹈家。

  可幸福的日子沒有過多久,吳英英漸漸發現媽媽迷戀上了“法輪功”,自從那以后就再也不管她的學習了,再也沒時間給她梳頭了,有時飯店的生意也不管了,白天經常外出,回到家里也不跟家人說話,把自己關在屋里打坐練功。吳英英知道都是那害人的“法輪功”迷惑了媽媽。為了不讓媽媽練功,她自己經常跑到媽媽身邊,哭求她不要練功了,有時間好好陪她,可是媽媽再也不是以前那個疼愛自己的媽媽了,忽然間變得冷漠、無情,吳英英似乎成為在媽媽眼里是一個令人討厭的孩子。尤其是媽媽成為昆區練功輔導站的副站長后,完全不管飯店的事情了,飯店的生意開始下滑,爸爸媽媽也開始經常吵架,原來和和美美的家庭已經蕩然無存。看到這些,吳英英只能偷偷地躲在家中墻角里哭泣。爸爸用盡了一切辦法阻止媽媽練功,但終究也沒有辦法,因為什么也阻止不了她練功,媽媽完全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成天就和輔導站的功友一起練功打坐,還說吳英英和爸爸是凡人,根本不懂媽媽現在做的事情,在媽媽心里吳英英和爸爸已經成為阻擋她“消業”“圓滿”的絆腳石。

  1999年,國家依法取締了“法輪功”。一些極度癡迷的“法輪功”練習者依然認為“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而國家法律是“人間小法”,“法輪大法”才是至高無上的。另外,這樣修煉者相信如果“法輪功”邪教被依法取締,那就達不到“功成圓滿成佛成神”的目的了。因此,他們就無法容忍國家的依法取締,便產生了強烈的對抗情緒。吳英英的媽媽和眾多“法輪功”癡迷者一樣,不顧國家法律的威嚴,為了達到“功成圓滿成佛成神”的目的,不惜鋌而走險,以身試法。20016月的一天,吳英英的媽媽和兩位功友坐火車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申冤叫屈。還沒等她們展開“法輪大法是宇宙佛法,法輪大法是天地正法”的橫幅就已經被北京警方控制住,并連夜送回包頭。

  虛幻與現實的對立,修煉與取締的對立,造成了吳英英媽媽內心激烈的矛盾沖突。李洪志利用“法輪功”練習者渴望“圓滿”的心理,許諾修煉“法輪功”能“消業避難”,直到“升天圓滿、擺脫塵世”的痛苦,使得練習者逐漸癡迷,聽從李洪志的一切安排,以致為“圓滿”不顧一切,拋棄一切!

  20055月的一天,吳英英的媽媽在家打坐時從自己的幻覺中感到“圓滿”最佳時間到了,在滿腦子“師父”“圓滿在即”的召喚下,從床上一躍而起,說自己已經成佛,你們這些凡人什么都不是,現在必需聽從我的安排……。爸爸看到后急忙打了120,及時將媽媽送到醫院,經過醫生的全面檢查和診斷,確定媽媽患有嚴重的精神疾病,其原因就是長期大腦只專注一件事,逐漸使大腦思維形成關系妄想、影響妄想、嫉妒妄想、夸大妄想等妄想行為造成的。在李洪志“圓滿”等歪理邪說的精神控制下,又一位善良的人被毀滅了。當吳英英和爸爸回到家整理媽媽的房間時,發現了一個練功筆記本。上有著這樣一段文字:“師父我最近練功練得好艱苦,但層次始終提高不上去了,心急啊!、師父,我該怎么辦啊!你什么都給了我,但為什么不讓我早日圓滿呢?”那時的吳英英才12歲,上小學六年級。

  媽媽的病給爸爸精神和身體帶來了巨大病痛。但是,他把一切苦痛都埋在心底,把全部的愛都傾注在媽媽和吳英英身上,每天都在忙于飯店經營和照顧媽媽之間。就這樣,直到20088月,吳英英剛初中畢業時,她的爸爸因長期勞累和精神上的壓力導致肝硬化晚期無治而去!父親的離去,使這個家徹底崩塌了。吳英英號陶大哭,那哭聲天地動容,是“法輪功”毀掉了這個本來和美的家庭,毀掉了吳英英幸福的一生。

【責任編輯:獅子座】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中福在线开乐彩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