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案例追蹤

“三贖基督”讓我痛苦不堪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馮忠賢   2018-03-23

  1964年12月,我出生在陜西關中的一個農村家庭,中專文化。小時候,生活過得雖然不富裕,但卻平靜和幸福,父母勤勞樸實,用自己辛勤的勞作供養我和一家人生活。我從小愛學習,成績好,1984年9月,我考入了寶雞市某衛生學校,1987年7月畢業后分配到一個山區縣的基層衛生院工作,2002年9月因病休回農村老家居住。本來想過平靜的鄉村生活,好好養病,卻怎么也沒有想到,遇到了一段惡夢般的經歷,而且給我的身心造成了永久性的傷害。

  回老家后,我和父母住在一起,我有工資,經濟上基本沒有多大困難,但因病留有后遺癥,生活還不能完全自理,需要進一步休養休息治療。老家有幾畝農田,父母身子骨還硬朗,還能干一些力所能及的農活。家中還有弟弟、侄子等親人,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理應相互扶持,其樂融融。沒想到的是,一個煩惱卻不期而至。

  我回農村老家養病居住不久,附近村子就有人經常往我家跑,說是要給我們家“傳福音”。他們說:“三贖基督”已經再生,來到人世間,是來渡人救人的,信“三贖基督”,禱告能治病,不用吃藥和就醫。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了,只有信“三贖基督”,才能消災避難,保平安,進天國。忠賢,你身體有病,如果信了“三贖基督”,禱告就能治好你的病,不用吃藥和進醫院,多好的事呀”。我是中專文化程度,也曾經是一個治病救人的醫生,怎么可能相信他們的話呢?我說:“如果禱告能治病,不用吃藥和就醫,那么還要醫院和醫生干什么?你們不要白費口舌了,快走吧。”這些人不死心,還是三番五次來家宣傳。后來這伙人見說不動我,就把重點放在年事已高、沒有文化的母親身上,經常以拉家常、串門名義跑來給母親宣傳“三贖基督”。漸漸地,母親被說動了,他們又動員母親給我做工作,讓我信“三贖基督”。

  我反復給年事已高的母親講道理,但她就是聽不進去,反而說我犟,不孝順,不聽她的話,不信“三贖基督”,不敬神,才會使自己身體的病多年沒有徹底好,拖累家里人。由于我堅持不信“三贖基督”,母親和我的關系越來越緊張,母親有時對我大聲斥罵,有時在家中嚎啕大哭,每當此時,我無言以對,痛苦萬分,淚流滿面,甚至有一次我站在村子水庫的岸邊,想到過自殺,但最終我沒有跳下去,因為我想到了還有許多責任我還沒有盡到。

  2007年,我因飲食不慎,經常拉肚子,吃藥也不見好轉,母親再一次逼迫我信“三贖基督”,參加禱告,而且動員了許多人勸說我,并放了狠話,如果這一次我再不聽她的話,她就離家出走,不管這個家了。我四面楚歌,壓力山大,萬一母親真的因為我而離家出走,那我就真的成了家里的罪人。我屈服了,按照母親的要求,參加了“三贖基督”,開始了四個多月的禱告。但是,我拉肚子卻越來越厲害,已經快要虛脫了。后來,在外地工作的妹妹回家探親時,看到了奄奄一息的我,把母親狠狠地說了一頓,和親戚一起把我送到寶雞人民醫院住院治療。醫生說我得了結腸炎,由于耽誤了早期治療,錯過了良性期,現在到了嚴重期,很難根治了。在醫院治療了一段時間后,我出院回家,從那以后,我就落下了慢性結腸炎的病根,飲食稍有不慎,就拉肚子,肚子痛,疼痛難忍,現在是藥不離身。

  現在,母親已因病癱瘓在床,我也請人照顧她多年了。她再也不在我跟前提“三贖基督”了,但我現在卻是疾病纏身,藥不離口。稍不留心,“三贖基督”毀了我的后半生。

    原文鏈接:http://www.chinafxj.cn/qmst/201801/09/t20180109_5883.shtml

【責任編輯:堯日】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中福在线开乐彩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