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案例追蹤

她為什么親手掐死了自己9歲的女兒

來源:新華網   作者:   2018-03-16

   

  新華網2002年5月12日電 “是法輪功害死了我的好女兒!”“他們就是拿100條命也換不回我的姑娘!把他們都槍斃我都不解恨!”

  老實厚道的戴克勤面對被法輪功害得家破人亡的殘酷現實,在記者面前掩面痛哭。他怎么也想不到,今年4月22日,妻子關淑云受邪教法輪功歪理邪說的精神控制,為了“圓滿”、“白日升天”,實施所謂的“除魔”,竟能當著幾十人的面,親手將自己的女兒、不滿9歲的戴楠活活掐死!

  三次“除魔”為“升天”

  45歲的戴克勤住在黑龍江省伊春市美溪區,近年來與妻子一起以制售咸菜為生。妻子關淑云今年44歲,1997年4月開始練習法輪功,2000年7月因參與邪教活動被依法勞動教養1年,2001年2月被提前解教。

  關淑云自己交待,解教回家后,她表面上不再“練功”,心里卻一直不忘“修心”,仍經常與“功友”交流自己“修心”的體會,期待早日“圓滿”。

  今年4月18日,關淑云神秘地對法輪功人員任嵐以及張艷民、王志林夫婦說:“最近我有一些新的認識和感受,想把這些想法告訴大家。”張艷民等人分頭給外地的法輪功人員打電話。19日下午到22日,從佳木斯、雞西、大慶、綏化等地先后來了40個人左右,吃住在關家,其中有4名是被父母帶來的10余歲的孩子。

 

  4月20日,關淑云讓自己的好友、法輪功已轉化人員李鳳玲穿上她們曾一起買的一套運動服,帶著女兒過來。李鳳玲母女到關家后,關淑云嫌李鳳玲沒穿白鞋,穿的皮鞋式樣太時髦,讓她立即回家換鞋。李鳳玲15歲的女兒對此不滿,與之發生口角。關淑云就說李鳳玲女兒身上“魔”氣太大,要給她“除魔”。于是,指使別人打她嘴巴。李鳳玲的女兒不服,大叫“你們這些人最沒人性”,關淑云就說,你們聽,這就是“魔”在說話。于是親自動手,騎在李鳳玲身上打她的臉,掐她的頸部。李鳳玲的女兒氣憤地對關淑云說,“你掐死我吧,我死后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們有多么殘忍,多么沒有人性”。直到又有部分法輪功人員到達關家,李鳳玲和女兒才乘機逃走。

  21日晚10時,關淑云把住在她家的人都叫醒,說“魔”來了,只有她才能滅掉,并讓別人圍坐在她周圍,形成一個“場”,協助她“降妖除魔”。關淑云雙手做環狀,示意周圍的人掐她的頸部。與此同時,周圍的人喊著“滅盡”、“滅盡”、“把不好的東西滅盡”。過了1小時左右,關淑云喝了一大杯水,然后不停地吐口水,說“魔”已經被她吸出來,化成水,被她滅盡了。“我現在就是師父,你們都給我跪下!”關淑云大喊,房間里的40來人都跪了下來,有的人還虔誠地雙手合十拜將起來。到天亮時,關淑云又說炕上另一人身上有“魔”,是剛才那個滅掉的“魔”的師兄弟,又讓大家動手掐自己的脖子再次“除魔”。

  掐死女兒為“圓滿”

  4月22日,星期一。

  早上7時許,關淑云醒來后就不讓女兒戴楠去上學,并對周圍人說女兒戴楠身上也附上了“魔”,不除掉就會貽害無窮。

  關淑云讓任嵐把戴楠抱上炕,將戴楠摟在被窩里,嚴厲地問道:“你到底是誰?從哪里來?干了多少壞事?害了多少人?”

  戴楠害怕地說:“我是楠楠啊,我不是‘魔’,我是真正的人!”

  關淑云認為這是“魔”裝假象騙人,就“啪啪”打了戴楠幾個耳光。此后,又讓幾個人多次問戴楠到底是誰,并不時打她。

  “叔叔、阿姨,求求你們不要再打我了,放了我吧,我是真正的人啊!”戴楠不斷地哀求著。

  關淑云不再說話,開始用雙手掐戴楠的脖子。戴楠痛苦地蹬腿掙扎,關淑云卻用腿壓住,還讓王志林等人也上前來,用力壓住戴楠身上蓋著的被子,制止她的掙扎。戴楠無助地對關淑云說:“我是人呀,我不是什么‘魔’,我真是戴楠,你殺我是犯罪的”。

  關淑云告訴大家這又是“魔”在說話,于是又用力掐戴楠。這期間,在場的其他人,有的下跪,有的雙手合十祈求盡快把“魔”除掉,有的因為害怕“魔”會跑到自己身上,遠遠地躲到墻角,還有的木然地看著。

  過了不知多長時間,戴楠已經臉色鐵青,一動不動。有人想看看戴楠怎么樣了,都被關淑云制止住,還說“孩子不能動,一動‘魔’就會跑出來,大家就沒法升天了”。

  按慣例,戴克勤每天7時離家給訂戶送咸菜,9時左右回家裝上咸菜再去自由市場出攤兒,這天也不例外。9時許,當戴克勤回來,看見躺在炕上的女兒臉色不對,想看看是不是病了,被幾個人攔住不讓靠前。躺在炕上的關淑云還讓別人用繩子把戴克勤捆起來,免得他壞了大家的好事。戴克勤意識到問題嚴重,經過一番周折,在12時左右逃出家門,向派出所報了案。隨即趕到的公安人員發現,戴楠在8時左右就已經窒息死亡。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這本是一個十分和美的家庭。

  據戴克勤講,關淑云練習法輪功以前,兩人從沒吵過架。關淑云10幾年來一直做咸菜貼補家用。幾年前,因自己單位不景氣,就和關淑云一起干,每人出一個咸菜攤,幾年來錢也沒少掙,漂亮可愛的楠楠也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了無窮樂趣。但自從關淑云練起法輪功,她把一切都“放下”了:攤兒不再出了,家也不怎么管了,常常半夜起來“練功”,還勸戴克勤一起練,兩口子為練法輪功的事兒三天兩頭吵架。

  “我對那孩子真親,都不叫名字,就叫‘寶寶’”。關淑云情真意切地說。

  可一個如此愛孩子的母親怎么會掐死自己的孩子呢?

  關淑云自己對記者說,“破壞‘大法’的‘魔’附在我女兒身上,一瞬間就進去了。掐死了女兒,‘魔’就除掉了”。

  她情緒激動地告訴記者:《轉法輪》書上有一篇說“功”練好了能“圓滿”、“白日飛升”,還說有一天一切都要結束,到時候就讓那些不信的人想相信也晚了。任嵐那天還說:關姐,我做了個夢,到4月25日“功”收了,“法”收了,人也要收了。我讓自己的親戚、好朋友都到家里來,就是“悟”到“白日飛升”的時候到了,為此還穿了白衣服白襪子。可身上帶著“魔”你能走么?我一除“魔”,大家就都走了。

  她毫不掩飾地談到掐死女兒的過程:“我把戴楠摟在被窩里,不讓她動,然后就掐她,猛掐她。她還嚷‘媽媽別掐我’,又叫任姨(指任嵐)。我叫她們都別管。我掐得她的臉像紫蘿卜似的。這時心有點松了——我要掐死她,就沒親女兒了,可不(掐)的話,就要貽害全世界了。我又狠狠心,一使勁,掐死了。”說到這兒,她深深地嘆了口氣。

  誰是真正的兇手

  聽到戴楠慘死的噩耗,人們震驚了!他們對戴楠的慘死無限惋惜,對邪教法輪功無比憤恨。

  一位每天與戴楠一道去美溪第一小學上學的小朋友在記者面前哭泣著,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好伙伴會這樣離開自己,她不敢相信一個媽媽會這樣狠心,親手害死自己的女兒。她喃喃地說:“楠楠出事頭一天下午還跟我一起玩兒了呢!”

  戴楠所在的(2)年1班的同學說,戴楠學習好,愛幫助同學。她的同桌,一個不滿9歲的小男孩告訴記者,戴楠比自己學習好,還幫助過他呢。

  記者在(2)年1班教室的墻上看見一張3月份隨機測驗的成績單,戴楠的語文是95分,數學83分,在班里屬于上中等。班主任宋老師告訴記者,在一次談理想的主題班會上,戴楠說自己的理想是將來當老師,因為老師能給人知識,對國家有用。

  宋老師氣憤地說,“天下哪有不愛孩子的母親!關淑云能親手掐死自己的孩子,可見邪教法輪功的歪理邪說已經在她心里控制了一切,讓她一點兒不講情分了。”

  僥幸從關家逃出來的李鳳玲想起這幾天的經歷,感到特別后怕。“那天我如果沒設法和女兒逃回家,女兒也會被她們掐死!現在,我為自己曾經迷信法輪功覺得特別對不起女兒,也特別為女兒與法輪功斗爭的勇氣而自豪。”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法輪功人員非法聚集時,還利用誘騙等各種手段帶來了4個10多歲的孩子。當問及為什么要帶小孩時,從佳木斯專程趕到美溪的徐沂交待說:“李洪志曾經說過,大人悟性差,小孩純真,悟性好,能悟到許多大人悟不到的東西。我覺得我姑娘特別純,悟性又好,將來能悟到許多東西來點撥我,所以我就把她帶來了”。

  當問及為什么關淑云掐女兒屋里那么多人都不制止時,徐沂說,“現在看來法輪功太邪惡了!那天好多人都在看著關淑云掐她女兒,但都很麻木,無動于衷。那天為戴楠‘除魔’時,我是真相信了關淑云!”許多當時在場的法輪功人員也都說不敢動,怕一動“魔”就跑了。

  戴楠的慘死是法輪功參與、制造的又一起人間慘劇。正是在李洪志“十年圓滿”歪理邪說的精神控制下,一個個原本善良的人變成了滅絕人性的殺手;正是李洪志設下的罪惡陷阱,將一個個無辜者推向了死亡。現場那些人眼睜睜看著關淑云掐死戴楠卻不予相救、反而助陣的反常行為,再次暴露出法輪功泯滅人性、殺人奪命的邪教本質,是反人類、反科學、反社會的毒瘤,必須徹底鏟除。

  這一血的教訓再次提醒那些仍然癡迷李洪志及其歪理邪說的人們,應該徹底擺脫邪教法輪功的束縛,早日走上正常人的生活軌道。

  2002年10月16日,伊春市中級人民法院舉行公判大會,依法對關淑云等32名“法輪功”癡迷者進行一審判決。被告人關淑云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責任編輯:堯日】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中福在线开乐彩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