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首頁>>案例追蹤

法輪功害我失去母親

來源:凱風網   作者:張美(口述)滄海(整理)   2018-03-08

 

  我叫張美,是烏蘭浩特市興安街星光社區人。我母親叫陳淑華,是原毛紡廠的會計。母親因修煉法輪功不吃藥不看病,于1998年5月7日死于烏蘭哈特市烏鋼醫院,時年才49歲,她留給了我今生最痛楚的記憶。

  母親在47歲時查出有高血壓,之后她每天都堅持服藥。1996年7月,她在北山公園遇見同學李雪梅。李雪梅告訴母親,“我也患有高血壓、高血糖,不過我正在練習一種神功!這個功啊,只要你誠心誠意地練,在師父的保護下,有病不用吃藥、不用花錢就能自好,吃藥費事又費錢,還除不了病根,你要是相信的話就和我們一起試試吧,保證很快就見效的!”她還給母親講了很多法輪功治病的成功“事例”?!罢勊幧儭钡哪赣H聽說自己的高血壓無需吃藥,只需“練功”“學法”就能痊愈,很心動,便抱著試試看的想法開始練起了法輪功。母親在李雪梅的幫助下還買來了法輪功書籍和磁帶,每天早晨與李雪梅一起練功,平時反復閱讀法輪功書籍。通過有規律的運動,一段時間后,母親感覺頭痛、頭暈癥狀緩和了一些,而且睡眠也好了不少。她把這都歸功于法輪功,慶幸自己找到了一個神通廣大的“師父”。于是,她更勤奮“練功”、“學法”,逢人就說“法輪大法好”,并按李洪志所謂“消業”的理論停止了服藥。

  看到母親精神狀態有所好轉,我很開心??赡赣H練功后卻不服藥,這令我很不安。我勸她說練功與服藥雙管齊下,病才會好得更快。母親卻說:“造成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因為人做了壞事,才有‘業力’,也就是病。吃藥是把‘業力’壓了回去,就不能夠清理身體,也就不能治病。只有通過練法輪功來‘消業’,才能徹底解決問題?!睙o論我如何勸說,母親就是執意不吃藥,人也變得很固執。她每天不是背誦李洪志的經文,就是抄寫《轉法輪》書中的內容,我如打攪她,使她抄錯字,她就會很氣憤地罵我。

  1997年6月,停藥半年多的母親老說頭暈。我勸她到醫院檢查,可母親堅決不同意。每次一頭暈,她就打坐練功,以求得“師父”的“法身”保護。功友李雪梅還鼓勵她說:“你頭暈次數越多,證明‘業力’消得越多??磥怼畮煾浮呀浽诠苣懔?,是給你加快清理身體呢!只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應該是不會出問題的?!睘樽屗メt院就醫,我們免不了爭吵。母親變得越來越固執、不近人情。為控制母親的血壓,我時常在她喝的水里放入少量的降壓藥,她知道后竟給了我兩記耳光。母親沒練功之前,我時刻能感受到她對我的愛,可如今她卻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那時的我年輕不懂事,母親變得如此不可理喻,我忍受不了,一時慪氣就搬到公司宿舍里住。我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我想自己的離開也許可促使母親清醒。不久,公司將我作為業務骨干派到外地培訓五個月,期間我打電話給母親,電話那頭語氣很冷淡,這讓我特不舒服。五個月間,我多次想給她打電話,但一想到她的不近人情,又打消了與她聯系的念頭。半年多沒見,在看到母親的那一瞬間,我心如刀割。母親憔悴了很多,病情也加重了,時常惡心、嘔吐、頭暈,眼睛脹得睜不開。估計是我在外頭的這段時間,她終日沉迷于練功、不吃藥,加上飲食沒規律,經常飽一頓饑一頓造成的。1998年2月,我請來大夫到家中給她治療,她還是不肯就醫吃藥,說:“前世我‘造業’太多,所以現在要‘修煉’、‘消業’。你如果再阻礙我練功,就別再回這個家!”母親的執迷不悟和冷酷,讓我心灰意冷,一氣之下,我又回到單位宿舍住。1998年4月25日,母親在功友家練功時暈倒,我接到電話后,馬上打了120,又匆忙趕往母親暈倒的地方,將母親送到烏鋼醫院搶救。醫生說母親是因高血壓不服藥治療,使血管內壓力過高,脆弱硬化部分的管道爆裂,發生腦溢血,他們已盡力,讓我準備后事。5月7日上午10時09分,母親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母親的突然離世,讓我活在了深深的自責與懺悔之中。母親受李洪志的蠱惑,癡迷法輪功,我卻沒有知冷知熱地貼身照顧她,沒在情感上多和她交流、溝通,還因一時的口角任性地離家,使她在臨終時也沒能和我說上一句話。是法輪功害死了我母親,每到五月,我的痛楚記憶就會像潮水般涌出,噬咬著身體的每一個部位,令我幾乎窒息。希望那些仍受法輪功控制的人們能早日認清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的邪教面目,盡快走上正常的生活軌道,不要像我母親一樣成為法輪功的犧牲品。

【責任編輯:堯日】

掃一掃關注北疆風韻微信公眾號

微信
中福在线开乐彩现在